<sub id="ljjnn"></sub>

      <pre id="ljjnn"></pre>

        <p id="ljjnn"></p>

        首頁>檢索頁>當前

        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的跨越式發展及其多重動力

        發布時間:2022-08-18 作者:張博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民族教育》

        習近平總書記在2021年8月中央民族工作會議講話中指出,“改革開放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黨強調中華民族大家庭、中華民族共同體、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等理念”“必須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新時代黨的民族工作的主線,推動各民族堅定對偉大祖國、中華民族、中華文化、中國共產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高度認同,不斷推進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踐行中華民族共同體理念,需要以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為橋梁,加強各民族之間的交往交流交融。因此,在新的歷史時期,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被賦予服務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新使命,成為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一項重要基礎工程,得到各級政府前所未有的高度重視和全社會的廣泛支持。近十年來,在普通話普及率提升、雙語教學轉型、推普助力脫貧攻堅、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學習途徑拓展等方面成效卓著。本文擬在綜述這些發展成就的基礎上,簡要分析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跨越式發展的動力所在。

        “十三五”普通話普及率增幅創歷史新高

        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作為新時期國家語言文字工作的重中之重,不斷拓展,扎實推進,取得了顯著成效,其標志之一是,全國普通話普及率持續大幅提升。教育部、國家語委2016年8月發布的《國家語言文字事業“十三五”發展規劃》顯示,“十二五”期間,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普及程度進一步提高,普通話普及率達到70%以上?!笆濉逼陂g,普通話普及率持續攀升,據教育部于2021年6月發布的《中國語言生活狀況報告(2021)》,全國普通話普及情況的抽樣調查數據顯示,至2020年,全國范圍內普通話普及率升至80.72%。這意味著“十三五”期間全國新增普通話人群一億多人,普通話普及率增幅當為歷個五年規劃期之首。

        在第24屆全國推廣普通話宣傳周開幕式上,鄂爾多斯市東勝區實驗小學學生表演《悠悠詩情潤我心》。高毅哲 攝

        語言文字教學由偏“民”向偏“通”過渡

        民族地區雙語教學實踐由來已久,《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1993年)和《國務院關于深化改革加快發展民族教育的決定》(2002年)等文件正式將雙語教學作為一項加快發展民族教育的政策措施提出,這對于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起到了重要的指導作用。然而,部分民族地區由于雙語師資不足、教材匱乏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使用環境差等原因,長期偏重使用母語教學,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學進展遲滯。例如,據西藏自治區2015年的統計,接受雙語教育的學生共45萬人,其中,接受以民族語言教育為主、以漢語教育為輔的“民加漢”教育模式的學生共計30萬人,占學生總數的66.7%;而接受漢語教育為主、以民族語言教育為輔的“漢加民”教育模式的只有15萬人,占學生總數的33.3%。

        從教育資源的使用價值來說,國家通用語言無疑是比民族語言更為重要的資源。因此,民族地區雙語教學偏“民”存在著教育資源配置不公的隱患。有調查研究顯示,高考“民考民”考生的上線率遠低于普通考生;即便享受降低高考分數等優惠政策,錄取率也不及普通考生。進入高校后,由于普通話水平和學科基礎都存在差距,大學階段的專業學習困難重重。更為重要的是,招收“民考民”考生的高校及專業十分有限,學生畢業后的就業渠道也相對狹窄。民族地區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資源短缺會對少數民族學生的人生發展產生深遠的負面影響。

        為保障少數民族學生學習和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權利,為他們提供更好的學習條件,2015年《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民族教育的決定》在“科學穩妥推行雙語教育”的宏觀指導下,明確提出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的目標要求:“堅定不移推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確保少數民族學生基本掌握和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少數民族高校畢業生能夠熟練掌握和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睘榱藢崿F這一目標,民族地區積極創造條件,推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主要采取兩項措施:一是推進學前教育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據教育部2022年7月1日“圖說語言文字事業改革發展十年足跡”發布的數據,“目前,民族地區幼兒園已基本實現全部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開展保育教育活動,為實現2025年全國范圍內普通話普及率85%的目標打下良好基礎?!倍峭七M使用統編教材?!叭珖?1個相關民族?。ㄗ灾螀^)正在逐步推行使用統編教材,其中四川、廣西、新疆、西藏、云南等?。ㄗ灾螀^)從2017年秋季學期開始使用統編教材,黑龍江、吉林、遼寧、甘肅、青海、內蒙古等?。ㄗ灾螀^)從2020年秋季學期開始使用?!盵2]民族地區推普“從娃娃抓起”,中小學教材逐步與全國接軌,將使教育資源的配置更為公平,更有利于民族地區學生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能力發展和智力提升。

        推普助力脫貧攻堅效應顯著

        黨的十八大之后,黨中央提出新時代脫貧攻堅的偉大任務。在脫貧攻堅的過程中發現,地區或群體的貧困深度與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能力存在強相關。深度貧困的民族地區通常是普通話普及率低的地區,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能力低下嚴重滯礙脫貧攻堅任務的實施。因此,《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2015年11月)提出多項精準扶貧方略,不論是“發展特色產業脫貧”“引導勞務輸出脫貧”“實施易地搬遷脫貧”,還是“著力加強教育脫貧”,哪一項都離不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能力。

        為助力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2018年1月,教育部、國務院扶貧辦和國家語委聯合發布《推普脫貧攻堅行動計劃(2018—2020年)》(以下簡稱《計劃》)。強調“落實地方政府主體責任,動員社會各方面力量參與貧困地區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推廣普及工作”“‘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要率先行動”。在《計劃》的指導和要求下,政府在經費、師資等方面重點支持普通話普及率低的深度貧困地區,結合當地旅游服務、產業發展、勞務輸出等需求,對不具備普通話溝通能力的青壯年勞動力人口進行形式多樣的專項培訓。實踐證明,大力推廣普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對脫貧攻堅起到了積極的推進作用,取得了顯著效果。有多項基于大數據的實證研究證明,普通話對于經濟貧困、健康貧困和精神貧困均具有顯著的減貧效果,少數民族勞動力的普通話能力對個體收入具有明顯的促進作用。

        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學習途徑更加多樣化

        以往普通話教學和培訓多是在課堂環境中進行,教學對象主要是在校生和普通話師資。近十年來,隨著脫貧攻堅的不斷推進,全國地區經濟流通、鄉村旅游、勞務輸出、易地扶貧搬遷以及對口支援、工作隊入村入戶扶貧、志愿者服務等不斷增多,民族地區和方言區群眾普通話學習需求激增,原有的以課堂學習為主的方式已不能滿足廣大民眾的普通話學習需求。因此,除了參加有關方面組織的普通話培訓和補習之外,不同人群主動尋求適合自己的個性化、情境化、泛在化學習方式,使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學習途徑呈現出多樣化的發展趨勢。

        看電視是年輕人和少年兒童最普遍最輕松的普通話學習途徑。有關調查發現,南疆鄉村許多維吾爾族孩子“收看《西游記》《葫蘆兄弟》《喜羊羊和灰太狼》等漢語動畫片是他們在家里學習漢語的有效途徑,這既能給他們帶來快樂,又能幫助他們學習漢語”。老年人在與兒孫輩的交流對話中耳濡目染,學習普通話;“小手牽大手·我教長輩普通話”活動更促進了家長和孩子一起學說普通話。

        人際交流是各類人群學習普通話的重要途徑。民漢合校中的少數民族學生在與漢族同伴的交流中學習普通話。民族地區群眾向入村工作隊、漢族“親戚”、志愿者、旅游者等學習普通話。說方言或民族語的外出務工人員更是獲得了普通話學習提升的良好環境。

        青壯年勞動力人群,尤其是有意愿外出或已外出的務工者和創業者,學習普通話的主動性更強,熱情更高,他們充分利用社會提供的多種學習資源,通過多種途徑學習普通話?;蛘咴诠ぷ髦噙x擇上夜校、補習班;或者在鄉村文化站學習;或者看普通話短視頻、學習推普微視頻課程;或者選擇一種普通話教材自學,并采用與教材配套的手機應用軟件自我測評,邊學邊測,以測促學。例如,語文出版社2018年6月出版了面向貧困地區人民群眾學習普通話實際需求和水平的《普通話1000句》,并開發了手機APP音頻資源。該教材當年發行量超過10萬冊,成為廣大青壯年農牧民學習普通話的基本材料。至2019年11月30日,又有31.4萬人次使用后期研發的基于該教材的智能手機應用軟件“語言扶貧”,其中7202人完成了在線測評。測評成績達到優良等級的有2149人,合格等級的有1960人。

        學習途徑的多樣化有效提升了不同人群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效率,使學普通話、說普通話在全社會蔚然成風。

        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跨越式發展的多重動力

        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在近十年中能取得跨越式發展,得益于多種力量的共同作用。

        一是黨和國家重大決策的引領力。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高度重視民族工作。2014年5月2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上強調:“要加強民族交往交流交融,部署和開展多種形式的共建工作,推進‘雙語’教育,推動建立各民族相互嵌入式的社會結構和社區環境,有序擴大新疆少數民族群眾到內地接受教育、就業、居住的規模,促進各族群眾在共同生產生活和工作學習中加深了解、增進感情?!绷暯娇倳浀闹甘久鞔_了“雙語”教育對于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重要作用,構建各民族相互嵌入式的社會結構和社區環境等系列部署為加強民族團結、改善通用語使用的語言環境指明了方向。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為幫助深度貧困地區克服脫貧路上的語言障礙,滿足發展鄉村旅游、打造土特產電商平臺、青壯勞動力外出務工以及易地搬遷融入當地社區等對普通話的需求,教育部、國務院扶貧辦和國家語委聯合發布《推普脫貧攻堅行動計劃(2018—2020年)》,確立了“扶貧先扶智,扶智先通語”的目標定位,并明確提出推普脫貧攻堅的基本原則和具體措施。黨和政府關于發展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的系列重大決策,為新時期科學發展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提供了基本遵循,引領著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實現了跨越式發展。

        二是各民族向往共同繁榮發展的精神動力。2014年3月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全國政協十二屆二次會議少數民族界委員聯組會時指出:“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蠢相l,千萬別忽視了分布在農村牧區、邊疆廣大地區的少數民族群眾。中國共產黨一再強調,增強民族團結的核心問題,就是要積極創造條件,千方百計加快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促進各民族共同繁榮發展?!泵褡宓貐^的脫貧成效使民族群眾深切認識到中國共產黨“促進各民族共同繁榮發展”的初心使命,增強了與其他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愿望。實現與其他民族交往交流、共同繁榮發展是民族群眾自覺自愿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精神動力。

        三是民族群眾追求自我發展的內生動力。在民族地區脫貧攻堅的過程中,群眾深切體會到,不論是發展鄉村經濟、外出求職務工,還是升學深造,掌握了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就會有更多便利和更強的競爭力,而不會說普通話則往往困難重重。為了提升自身的綜合素質和職業競爭力,青壯年勞動者學習普通話的意愿十分強烈,例如,在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婁煩縣、昭覺縣有96.9%的被調查者愿意學習普通話,且愿望迫切”。家長們則傾向于讓孩子到偏重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學的學校就讀;在一些經濟較發達的地區,家長選擇幼兒園也會考量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學水平,期望孩子從小就打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基礎。民族群眾追求自我發展是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內生動力,隨著時代的發展進步,這種內生動力將更為持久和強化。

        四是科學技術為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學習提供的強大支撐力。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普及,廣大群眾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學習條件大為改善,不論是看電視聽廣播,還是電腦上網或手機查詢,隨時隨地都能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一些專門用于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學習的教學資源和應用軟件更是為學習者提供了便利。例如,科大訊飛公司與語文出版社聯合開發的智能手機應用軟件“語言扶貧”、與云南省聯合開發的針對7.4萬重點人群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手機APP等。豐富的網上學習資源,操作簡便的手機應用軟件,為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學習的網絡化、數字化和泛在化提供了強大的科技支撐力。

        黨和國家重大決策的引領力、各民族向往共同繁榮發展的精神動力、民族群眾追求自我發展的內生動力、科學技術的強大支撐力,形成了多重動力的聚合,共同推進了新時期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跨越式大發展,并將持續推動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健康發展、行穩致遠。

        (作者張博,系全國政協委員、北京語言大學漢語國際教育研究院教授)(《中國民族教育》雜志2022年第7-8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588z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韩国激烈床震视频大叫不停

            <sub id="ljjnn"></sub>

            <pre id="ljjnn"></pre>

              <p id="ljjnn"></p>